成都国光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光电气)IPO成功过会。招股书显示,国光电气是一家专业从事真空及微波应用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

  《电鳗快报》注意到,国光电气的董事长张亚竟然有一条自身风险,高达729条周边风险和423条预警风险。此外,2019年和2020年,该公司的业绩远不及预期,甚至没有完成业绩承诺。

  更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光电气的应收账款占比已接近八成,2020年上半年更是在年初的基础上激增65.8%,国光电气面临潜在的坏账风险,其业绩增长的可持续性也被质疑。

  董事长张亚竟然有一条自身风险,高达729条周边风险

  招股书显示,国光电气的董事长是张亚,生于1969年,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身份证号码34030219690727****。

  天眼查显示,张亚存在1条自身风险,他在锦州辽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有股权出质信息。此外,张亚有高达729条周边风险和423条预警提醒。

  729条周边风险包括:该老板担任股东的云南环亚天海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进行了简易注销,该老板担任高管的锦州市鸿昕电子有限责任公司有清算信息,该老板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上海乾宇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该老板曾担任股东的航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股权被股东质押,该老板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锦州辽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处于出质状态,该老板曾担任股东的航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起诉他人或公司的开庭公告,该老板曾担任股东的航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起诉的开庭公告,该老板担任高管的成都国光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被起诉的开庭公告,该老板曾担任股东的航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公告内容提及的开庭公告,该老板担任股东的北京中讯四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起诉的开庭公告,该老板曾担任股东的航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因劳动争议而被起诉等。

  值得注意的是,张亚曾担任股东的航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起诉的立案信息高达139条,曾担任股东的航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起诉他人或公司的立案信息高达129条,曾担任股东的航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对外担保信息134条。

  此外,国光电气存在部分股东失联的现象,国光电气表示,其部分股东去世,离职、退休后未与其联系且居住地发生变迁。目前,其尚有56名自然人股东处于失联状态,合计持股比例为0.48%。

  国光电气表示,为保障失联股东的权益,其已将上述股份托管至成都托管中心,失联股东凭个人身份证明即可到托管中心办理托管和确权手续。

  业绩增长不及预期

  作为一家军工企业,国光电气的主营业务为军用产品生产,2020年五大客户中四大客户未披露,第五大客户为湖州中芯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主营微波器件生产,下游应用领域为雷达、电子对抗、卫星通信等,营收占比87.56%,伴有部分民用产品(占比9.77%)、核工业设备生产(占比2.67%)。

  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至2020上半年,微波器件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68亿元、2.29亿元、2.54亿元和1.82亿元;占比也在逐渐增大,分别为69.19%、76.16%、72.27%和87.56%;2018、2019年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36.25%、10.92%。

  国光电气此次发行不超过1,935万股,募资9.08亿元。其中1.8亿元用于盖楼,3.0亿元用于新建特种电真空器件生产线;2.5亿元用于建生产车间布局核工业领域非标设备等生产;1.7亿元用于扩大压力容器安全附件产量。

  在此之前,国光电气差点借道上市公司登陆深市A股。2019年6月18日,上市公司航锦科技发布了拟购买国光电气98%股权的停牌公告,以现金及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该重组事件持续了近五个月,2019年11月13日,航锦科技宣布停终止收购,随着收购的终止,国光电气首次上市计划被迫停止。

  值得注意的是,国光电气股东新余环亚和国之光曾在航锦科技收购披露中承诺,国光电气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各年度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1亿元和1.25亿元(含)(三年合计净利润为3.05亿元)。

  而此次招股书披露的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未曾达标,分别为2480.9万元、2003.0万元、4238.3万元和4590.6万元,远不及预期。对于偏离预期的经营,国光电气未在招股书中作出相关说明。

  应收账款占比近八成,2020年上半年激增

  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国光电气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39亿元、1.49亿元、1.64亿元和2.72亿元,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9.13%、26.09%、27.77%和38.59%,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3.10%、40.31%、46.11%及129.92%。

  对此,国光电气向发现网解释称,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增长较快,应收账款期末余额随之增加。2020年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较高,主要系公司主要客户为央企集团,普遍集中于下半年结算,因此上半年末应收账款余额较高。

  此外,从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国光电气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75次、2.39次、2.11次和0.89次,而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分别为1.75次、1.61次、1.62次和0.64次。国光电气的应收账款周转率略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回款能力较好。

  投行人士分析称,尽管国光电气的应收账款周转率高于行业均值,其应收账款回款能力尚佳,但由于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账面余额之和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近八成,占比过高,其潜在的坏账风险等问题仍不可避免。

  业内人士指出,军工电子行业是国防科技工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防军工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工业基础和创新力量,直接对我国综合国力及相关尖端科学技术的发展起重要作用;目前军工电子行业内企业主要为大型国有军工单位及相关科研院所,国光电气目前在承接大额订单的能力、资产规模及抗风险能力等方面与该类企业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且由于客户集中度较高、应收账款占比超八成等问题的存在,国光电气能否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仍需进一步观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