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油“大动脉”的中断,直接点燃了美国市场对于通胀的担忧,从玉米等农产品,到石油等大宗商品,再到中端的消费品,乃至房价,都在涨价中释放了通胀的信号。不过,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的表现仍然较为淡定,比起尚未成真的通胀,或许在这二者眼中,走上下坡路的就业指标才是当务之急。

  亮红灯的数据

  果不其然,周一的美股如同惊弓之鸟,齐齐下跌。截至当天收盘,科技股纷纷重挫,纳指失守60日线,而盘中首度站上35000点新高的道指则在尾盘阶段悉数回吐涨幅。

  截至当天收盘,道指跌0.1%,报34742.82点;标普500指数跌1.04%,报4188.43点;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指则大跌2.55%,报13401.86点,创3月31日以来新低,也创3月18日以来最大收盘跌幅。

  这背后,是市场对通胀升温以及美联储收紧宽松政策的预期。周一,用于衡量通胀预期的美国5年期Tips盈亏平衡通胀率最高上涨3.4个基点,至2.7327%,达到200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消费者也嗅到了通胀升温的信号。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发布的最新消费者预期调查,4月,美国家庭对未来一年的通胀预期从3月份的3.2%升至3.4%,创下2013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调查还显示,三年期的通胀预期中值为3.1%,与上月调查持平。

  天量刺激加上复苏中的经济,本就构成了通胀的基础,再加上日前最大输油管道因为网络攻击而被迫中断,使得担忧情绪充斥了市场。

  受攻击事件的影响,5月9日,美国汽油期货上涨超过3%至每加仑2.217美元,为2018年5月以来的最高点,美国取暖油期货也升至2020年1月以来的高点。“一切都取决于瘫痪的持续时间”,瑞银集团大宗商品分析师斯塔诺沃认为,如果管道关闭的持续时间够长,将支撑物价上升,美国东海岸也不得不进口更多来自国外的石油产品。

  5月12日,美国劳工统计局会公布4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报告,并于周四公布生产者物价指数(PPI)报告,此前市场普遍预期,美国4月CPI同比增长3.6%,较上月的2.6%显著走高。

  “在疫情暴发之前,月度CPI数据往往不会有太多评论。但在今天,人们将仔细寻找疫情暴发后通胀大幅上升的任何证据。”凯投宏观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尼尔·希林周一在报告中写道。

  涨不停的物价

  担忧不是空穴来风,具体到各个消费市场,涨价的压力已经显而易见。根据NielsenIQ数据,在美国,从加工肉类到洗碗产品,价格都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两位数百分比,农作物、园艺产品价格也越来越高。

  美国劳工部的数据也显示,在截至3月的一年内,消费者价格指数上涨了2.6%,为2018年8月来最大12个月涨幅。

  “通胀这个问题,担忧不是多余的,可能在5-6月会达到一个峰值”,杨水清坦言。

  在杨水清看来,导致通胀具体有三方面的原因。首先,从产出缺口来看,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做过测算,从去年特朗普推出9000亿美元刺激之后,每个月的产出缺口大概是500亿美元,但今年拜登政府推出了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每月总额也将达到1500亿美元左右,这至少是产出缺口的三倍。因此会导致经济过热,最常见的表现就是商品价格上涨。

  至于第二点,杨水清表示,根据乘数效应,目前的数值是1.3左右,意味着财政支出一个单位,对GDP的拉动是1.3倍。今年以来,除了拜登政府已经推出的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还有之后的基建计划,总额大概是6万亿美元,意味着对经济的增长要乘以1.3倍,那么这个刺激效果是天量的。虽然后续的4万亿美元可能不会马上推出,但1.9万亿美元的效果会在5、6月慢慢显现。

  另外,杨水清表示,美国推出的经济刺激计划大部分是针对中低收入者,这些人群的边际消费倾向比较强,富人的钱会流向资本市场,但穷人会用于消费,用在消费品上自然会拉动最终品的价格,从而影响CPI或者PEC等反映物价的经济指标。

  值得一提的是,杨水清还指出,在1.9万亿美元推出之后,美国4月的非农就业数据比较糟糕,其实是因为有些人故意不去找工作,因为打零工的收入可能还不如直接报失业领救济金,因此消费收入不会太受这个就业指标的影响。

  在此背景下,房价的预期变化最能直接反映出美国民众的担忧。数据显示,民众对未来一年房价和房租涨幅的预测已达历史最高水平,预期中值为上涨5.5%,且各个年龄段、教育层次、收入层次群体均预计房价上涨。一年前,这一预测值曾降为零。

  另外,在租房市场,租金预期已连续第五个月上升,消费者预计未来一年房租上涨9.5%,不仅高于3月的9.3%,且是一年前的约两倍。

  淡定的美联储

  不过,对于这些危险的数据,政府方面似乎不为所动。上周,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曾表示,通胀预期调查“往往比实际通胀高得多”。

  在4月议息会议后发布的声明中,美联储就明确表示,通胀水平也已上升,但也强调主要反映了短期因素影响。市场对此的解读为,美联储现在承认经济表现好于预期,通胀正在上升。

  不只是美联储,美国财长耶伦在5月初的讲话中也表示,通胀不足为虑,“我不认为通胀会成为一个问题,即便它真的成为了问题,我们也完全有工具可以应付”。

  “美联储表示不担忧通胀问题,其实有给市场打强心针、安抚情绪的考量。仅就大宗商品来看,不管是期货还是现货,价格上涨都是很明显的。”杨水清直言。

  周一,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再次强调,就业和通胀必须大幅回升,他才会改变对宽松货币政策的立场。尽管上周公布的4月非农数据不佳,埃文斯仍认为就业情况良好,只不过一些领域仍面临困难。

  对于逐步结束宽松政策,杨水清称,这是大概率的,耶伦之前提过这一点,但引发了市场的反弹。从就业情况来看,预计今年年底美国失业率会降到4.5%,而4%左右就是充分就业了,因此,美联储不会置之不理。

  杨水清进一步指出,根据以往的经验,美联储要改变政策方向可能会提前半年到一年往外放出风声,现在其实已经有风声了,虽然购债规模暂没有变,但等这些项目到期之后不再续购,其实也相当于退出了。不过加息可能会晚一点,因为要考虑还本付息的能力,毕竟现在财政的压力也比较大。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债券市场,名义债券收益率相对平稳,5年期收益率下降约1个基点至0.76%。这似乎表明,一些投资者对于通胀预期是否会实现以及经济动能可持续多久仍持犹豫态度。另外,期货市场对美联储升息的预期时间仍为2023年第一季度,与上周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