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昔日的合肥地王到如今官司缠身的处境,文一地产难免令人唏嘘。

近日,安徽房企文一地产有限公司(下称“文一地产”)“正与投行密切接触、筹备赴港上市”的消息传出后,备受外界关注。

不过纵观文一地产这几年的处境,其深受“地王”项目拖累,同时官司缠身、频出破产等负面消息,文一地产的IPO之路恐怕不是坦途。

官司缠身地产涉诉百余起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文一地产在土地市场上显得并不积极。但是,诉讼、通报却接二连三不断出现。

据统计,文一地产目前面临108起法律诉讼。数据显示,文一地产牵涉司法案件45宗、法院下发裁判文书44起、开庭公告6宗以及1起被执行人信息。

这些案件涉及房屋买卖合同纠纷、追偿权纠纷、民间借贷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2020年4月8日,文一地产就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215838元。

不仅如此,文一地产还多次被曝出“打人”事件。根据以往报道,2015年9月30日和2016年1月7日,合肥文一名门华府一二期业主因房屋层高问题维权,先后遭到不明人员围殴。2016年5月1日,合肥文一名门名城楼盘开盘现场,亦有购房者遭身着迷彩服人员殴打,上述负面消息给外界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

另外,2019年10月31日,文一地产旗下文一春风里2号楼发生了因工人操作不当引发火灾。据当时合肥市城乡建设局通报显示,项目建设施工存在现场管理混乱、坠落半径内堆放建筑材料等安全问题,被责令全面停工整改,挂“黄牌”警告,且被列为重点监管对象。

无独有偶,就在最近上个月25日,文一地产旗下长丰县文一锦门繁华里项目,因设备安全维保不到位被合肥市城乡建设局通报,并将其列为重点监管对象,记不良行为记录一次。对此,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是由于管理不善,导致带病设备工作仍在运作。”

不得不说,从昔日的合肥地王到如今官司缠身的处境,文一地产难免令人唏嘘。

地王拖累 曾深陷破产传闻

2016年,文一地产以溢价三四倍的高价在合肥就拿下合计8宗土地,面积1245.72亩,总价约152.1亿元,一炮打响“地王收割机”之称。

早年,文一地产曾放言:2年内进入并稳居全国房企30强,3年内进入全国20强,成为全国一线房企阵营的一员,然而天不遂人愿。

2016年末开始,随着合肥市房地产“三限”政策陆续出台,楼市步入调整期。有统计资料显示,限购政策出台后,合肥新房价格涨幅排名从全国前列迅速下滑,并跌出前50。

由于过于依赖合肥,文一地产的销售数据也开始节节后退,文一地产因高价拿地,利润受损,在这股调控风中,迅速跌落。记者通过梳理数据发现,2017、2018、2019年,文一地产销售额分别为142.8亿元、119.1亿元、100.5亿元,相应排名也接连下滑分别为110、142、160。

以合肥滨湖总价地王为例,该项目拿地楼面价为1.98万元/平方米,吹风价曾达到3万元/平方米,但目前网上可见均价仅为2万元/平方米。与此同时,因限价等原因,项目自2017年首开,至目前仍未售完。

后来甚至传出了文一集团申请破产的消息。彼时,文一集团董事长周文育也不得不出面澄清:公司经营正常。或许破产传闻有夸张的成分,但文一地产资金困境却是事实。近几年,文一地产已鲜少出现在土拍市场,昔日“地王”风光不再。

赴港上市 再寻融资欲解困

其实,为辅助地产业务的融资,文一地产在很早之前就谋划上市之策。追溯文一地产最早的上市路,源于其收购A股上市公司中发科技。

早在2016年6月1日,文一地产通过股权收购方式正式成为A股上市公司中发科技(后改名为文一科技)的实际控制人。通过质押上市公司的股权,文一地产为自己的地产业务取得了融资。

但是,文一集团的资本之路走得并不顺畅。2016年文一集团收购中发科技时,复牌后市值为28.47亿元,如今四年时间过去,文一科技的市值持续走低,目前总市值不足12亿元。在最新披露的2019年业绩预告中,文一科技盈利能力也出现问题,报告期内公司归母净利润或将亏损超过6500万元至8000万元。

眼看着文一科技这般困局,文一地产又再积极接触投行谋求上市之举便不难理解。

但是不同于以往,今年以来,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叠加,中小房企赴港上市突围之路越来越艰难。截至目前,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的内房企中,已有超过5家房企上市遇阻。

文一地产目前规模较小、同时还面临着较大的资金压力,上市能否成功,尚未可知,记者将持续关注。